生产制毒物品 他们除了蹲监狱 还要遭赔污染费

2018-05-04 09:04  来源:贵阳晚报

生产制毒物品污染环境,几名不法人员在一年前被判刑,如今又被提起公诉——

除了蹲监狱 还要遭赔污染费

涉及的各项环境污染损害费等累计有467万余元;清镇市人民法院昨日公审此案

  2017年5月27日,因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污染环境罪,清镇市人民法院对被告易某、刘某金、刘某勇三人数罪并罚,作出合并执行8至10年的有期徒刑,并处以11万元至13万元不等的罚金。

  三人的非法排污行为,还导致了436.51万元的环境污染损害费,以及30.8万元的鉴定费。

  针对这笔费用,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向清镇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要求三名被告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昨日,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公审这起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据称,对于其余的4名犯罪嫌疑人,今后也将依法提起相应的诉讼,并要求赔偿。

  污染环境被判刑三人再次被公诉

  “我们已被法院判刑,也接受了相应的罚金,为什么还要承担这笔环境污染费?”……

  昨日上午,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开庭后,三名被告人提出了相应的疑问。公益诉讼起诉人——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一一陈述诉讼请求、理由等。

  据了解,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人易某、刘某金、刘某勇等人先后在贵阳市花溪区马洞河、龙里县谷脚镇非法生产麻黄碱。为排放生产污水,被告易某等人在厂房外修建排污池,并在马洞河生产点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废水通过排污管引至距离厂房约70米外的溶洞排放。该非法加工点最终被公安机关查处。

  2017年1月3日和3月8日,该案公益诉讼起诉人——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以易某、刘某金、刘某勇涉嫌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污染环境罪分别向清镇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7年5月27日,清镇市人民法院对易某、刘某金、刘某勇三人数罪并罚,作出合并执行8—10年的有期徒刑,同时处以11万元—13万元不等的罚金、公安机关查扣的麻黄碱等被依法没收并予以销毁。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庭审中,三名被告认为自己已经因为污染环境承担了罚金,不应再支付环境污染损害费。

  对此,公诉人花溪区人民检察院认为,罚金是法院依法对刑事案件作出的处罚,并不代表被告人对于巨大的环境污染损害费用就没有责任,此次公诉,检察院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诉讼的民事案件,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各项环境污染费累计400多万元

  因为易某等人的非法行为,致使其厂房周边的地下水、土壤遭到了严重污染。贵州省理化测试司法鉴定中心对马洞河污水池及下游地下出水点水体采样监测分析,发现水体中苯等物质均严重超标,各样品中均含有危险化学品,属于危险废物。也就是说,被告易某等人的生产活动、污水排放以及非法储存对地下水、周边土壤造成了严重污染。

  事发后,相关部门立即采取应急处置、生态恢复等措施。根据贵州省环境科学研究设计院于2017年3月对该案制度窝点违法排污行为进行环境污染损害评估出具的报告显示:该案非法排污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害、生态损害、应急处置等环境污染损害费用合计436.51万元,鉴定费用合计30.8万元,共计467.31万元。

  昨日庭审中,三名被告向法官提出不明白该费用从何而来。在举证质证阶段,作出该案环境污染损害评估鉴定的鉴定人员——贵州省环境科学研究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出庭,就三名被告的犯罪行为给生态环境造成的损害和相关部门采取应急处置措施后案发区域的生态环境现状进行了说明。

  根据设计院工程师解释,三名被告厂房周边不仅有不少村民居住,还有两个水厂。因为被告的非法制毒行为,周边水源被严重污染,丧失生态服务功能,对周边村民饮水、取水造成困难。报告显示的436.51万元包括了财产损害、生态损害、应急处置等,并一一出示了相关发票。

  对于设计院工程师的说法,三名被告人没有再提出异议。另外,记者了解到,根据相关部门一年多以来的努力,目前,厂房周边的土壤、地下水等生态环境已经基本得到恢复。

  非法生产行为个人也要担责

  据悉,易某等人非法生产制毒物品团伙有多人,目前对于易某、刘某金、刘某勇以外的其他人,公安机关正在立案调查。

  庭审中,这一点也被三名被告作为了辩护的理由:“我只负责开车,又没有污染环境”、“我们都是最底层人员,凭什么要赔偿这笔钱?”

  对于被告的疑问,公诉方认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被告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规定,造成了地下水、土壤的严重污染,《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贵阳市花溪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此次公诉,被告人之前的刑事案件判决书就是最好的证据。“判决书已经生效,证实了他们的确有污染环境罪,那么他们就应该有责任要承担起相应份额的赔偿。”

  该案人民陪审员——贵州省环保产业协会副会长、正高级工程师胡文表示,该起案件造成的环境污染与一些企业造成的污染有所不同。首先企业是一个合法单位,有法人代表,判决主要是根据相关排污标准追究法人责任。而该起案件是属于非法生产行为,其导致的污染情况更加严重,判决主要考虑从自然人角度进行。

  在经过2小时的庭审后,清镇市人民法院表示,经合议后,将对该起案件择期宣判。(记者李慧超 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李慧超 编辑:杨娅